火箭原生报 beta Rocket

顺应国内政治开放的潮流,作为人民老板的您,如今有机会编辑一份属于马来西亚人民的报纸,您怎能轻易错过呢?

Name:
Location: Petaling Jaya, Selangor, Malaysia

Friday, August 18, 2006

我们的国庆日宣言:齐心度过政治寒冬

2006年8月31日,马来西亚举国欢庆独立49周年!再过300多天,马来西亚就要迎向建国金禧纪念了!

配合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让我们齐来检视亲爱的马来西亚,过去49年来在哪一些方面取得不俗的成就,又在哪一些方面退步了?

许多年轻人总喜欢感叹,马来西亚不能让他们建立对这个国家的归属感。为什么?当然,这跟人才不被重视有关。

于是,一些年轻人只要有机会,就会想要到其他国家求职谋生,徒留父母亲在老乡为他们守着那一片最后的家园。

留守最后的家园

这个国家是属于马来西亚子民的。不管您属于什么种族、宗教或阶级背景,都应该以一己的能力共同建设心目中理想的未来马来西亚。

就像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一样,马来西亚必须由马来西亚人共同去打造。这个国家不属于某个种族或宗教所独有的。

奈何,马来西亚的种族问题或宗教争论,经历半个世纪的今天依然没有停息,反而还愈演愈烈,让人担心马来西亚可能有一天会走上回教国的不归路!

在许多领域如经济和教育发展,种族和肤色永远是最重要的考量。结果,华教成了国家的弃婴,而非土著永远无法公平分享国家的经济蛋糕。

歪曲事实变真相

最近,博特拉所推出的《种族关系》教学指南,让我们见识到当政者的荒谬史观,竟然可以不分黑白地指鹿为马,企图让歪曲的事实摇身变成历史的终极真相。

还有自半个世纪前所沿用的1948年煽动法令、1960年内部安全法令,乃至近代如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令等,至今丝毫没有废除的可能性。

反之,政府还希望检讨现有的法律,进一步箝制网络媒体及国内的新闻自由。这难道就是当权者所标榜更开明、更民主及更自由的施政作风吗?

种族的幽魂一直挥之不去,甚至还要让新经济政策借尸还魂。再加上日复一日在校园、职场所传出具种族歧视的事件,让听者无不摇头及心酸不已。

力挽狂澜于既倒

对于巫统与回教党相互竞争,形成更大的回教化浪潮,还有回教现代化竟成为国家经济的指导原则,我们除了祈求明天会更好之外,还要力挽狂澜于既倒!

不管有没有在国庆日挂国旗,我们都是爱国的一群。谁敢怀疑我们对这个国家的效忠程度?至少,我们敢保证从来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这个国家的事情。

我们应该对自己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扬威感觉骄傲。我们应该用彼此的血汗来建设这个国家、提升国家的整体竞争力,让下一代有机会享受国家发展的各种成果。

Thursday, May 11, 2006

古晋提名现场














火箭旗帜飘扬。。。。

民主行动党哥打圣淘沙区候选人张健仁于2006年5月11日(星期四)在古晋所发表的文告(二)


民主行动党解决燃油起价的具体办法:搁置三亿令吉兴建新州议会大厦的工程,以及把达万拉鲁的菜市场计划的地段拨给南市市政厅

陈康南日前挑战反对党提出具体方法解决燃油起价的问题。陈康南更指出如果有反对党不能提出有效的建议,只是一味要求政府津贴,政府有一天肯定破产。

陈康南的言论足以显示砂劳越国阵和人联党在砂州国阵的无能,因为在解决燃料价格上涨的问题,陈康南的言论证明他们在这方面已经彻底的失败,以至他们必须求助于反对党,密谋良策。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党、作为一个脚踏实地的建设性,而不是纯粹为反对而反对的在野党,民主行动党毅然接受挑战,列出可行的解决方案。

国际原油价格上涨是国际大趋势,这是每一个人都不能否认的现实,但是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净石油出口国,从国际石油涨价中获得了更高的利润。这笔利润用以填补国家原油价格高涨所带来的压力,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遗憾的是,州政府却没有采取谨慎开销、开源节流的政策,反而还耗费巨资兴建新的州立法会议大厦。

这座新的州立法会议大厦一共耗资三亿令吉。由国阵领袖的朋党公司组成的联营企业在2005年7月4日宣布获得砂州政府批准,价值三亿令吉的新州立法会议大厦的承建工程。

在2005年8月1日,这家联营企业以2亿2千890万令吉的价格,委任Bina Puri控股有限公司承包建筑工程。短短一个月,这个工程一转手就让国阵的朋党公司从中转取6千760万令吉的利润。

如果州政府能够开源节流,那么这笔3亿令吉的新大厦其实可以搁置,因为现有的州议会大厦尚完整无损,而且州议会一年开会鲜少超过20天,因此这笔三亿令吉的钱大可省下来。这笔钱可以解决砂州人民所面对的生活压力。

另外,州政府在达万拉鲁兴建多层菜市场的计划,竟然把该工程拨给一间属于古晋南市市议员(郑和平和冯锦士)的朋党公司。如果这片地段能够拨给南市市政厅,那么当局预计将获得3千150万令吉的收入,届时南市市政厅可以不用提高门牌税,间接降低古晋人民的生活压力。

这些都是州政府能够进行的良策,解决人民生活上的困苦。

另外,国油公司的账目迄今依然还没有完整的公开出来。我们要知道的是,为何国油自1974年开始正式营业以来,其所赚取的巨额利润并没有和国人分享?为什么国油的账目一直没有向外公布?

而且,国阵政府以及加强边境的执法,避免不法分子把我国的津贴燃料走私到邻国去。这样可以增加我国税收,有了这笔税收,政府就没有必要增加燃料价格,间接让人民受惠。

我们诚心希望能够和国阵及人联党的代表直接针对石油起价的问题以及可行的应对策略进行一场辩论,以让砂劳越人民更加了解石油起价背后所隐藏的真相。

民主行动党砂劳越州署理主席周政新于2006年5月11日民都鲁发表文告


选民选票不再有编号 吁选民踊跃投票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欢迎选委会正式废除选票编号纪录的规定,这是在野党、非政府组织和选举监督组织长期争取的结果。

作为全国第一次不必登记选民编号的选举,周政新呼吁砂州选民踊跃投票。

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日前宣布1981年选举(过程)法令第19(3)条文修订以后,第九届砂州选举将不再需要把选民的编号纪录在案。

虽然选举委员会过去一直表示登记编号只是在出现法庭讼诉时才派上用场,然而,这无法消除选民的疑虑,并且也有违秘密投票原则。过去,人们担心国阵可以通过政府官员上述途径检查选民的政治倾向。

行动党一向来反对上述条例。

民主行动党砂劳越州署理主席暨吉都隆区候选人周政新指出,在所有反对党、非政府组织和选举监督机构的长期争取之下,这项条例终于废除。

他呼吁选民掌握手中的每一票,踊跃在5月20日行使公民的基本权利,投下神圣的一票。

周政新说,政治需要全民在公平、没有感到威胁的情况下,投票选举代表自己的人选。

他对一些人联党领袖的“感恩论”、“威胁论”感到遗憾。“执政党政治人物不应该威胁选民如果选择反对党就会面对政府的经济制裁、或者小贩执照吊销,这是不符合民主精神的。

投选议员也和感恩无关。选民不必因为政府造路或者提供干净的食水而必须投票给国阵,提供基本设施是政府的责任,投票暨是公民的义务也是权利,没有人可以进行威胁。

民主行动党砂劳越巴都林当区候选人温利山于2006年5月11日(星期四)在古晋所发表的文告


身为南市市长的田承凯如果连选区内的民生问题也无法解决,那么他根本不应该参加州议会选举

田承凯当任三届15年巴都林当区州议员,四年的南市市长,却依然没有办法解决选区内的民生问题和木屋问题,却遑论要打造美好家园,实在是往选民的脸上刮了一巴掌。

在1991年州议会选举胜出之后,田承凯已经当上三届巴都林当区州议员。令人遗憾的是,田承凯不仅无法落实选区内的发展计划,反之还信势旦旦地表示在他任期之内所有的发展计划已经落实。

陈康南在田承凯的认知下,曾经表示将会为巴都林当争取6千万令吉的发展拨款。我曾经在日前公开向田承凯发出战书,希望他能够就这6千万令吉的下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交待这6千万的下落,否则这只能证明田承凯的“发展论” 全部都是毫无意义的空谈。

我本人是巴都林当的居民,在过去15年,我并没有看到当局在巴都林当设立邮政局、政府诊疗所、学校或者是儿童游乐场所。

坐落在巴都林当选去的盐柴港商短的甘榜古迪是选区内最出名的木屋区。该区迄今不仅没有电流供应,甚至连一条像样的道路都没有。居民之间的来往大多必须依靠简陋和破烂不堪的木板道路。难道这就是田承凯的“更美好家园”吗?

我认为,要发展巴都林当,就必须首先推动市政厅的机关,包括市政厅的城乡规划官员和维修部官员,以解决巴都林当区内各种民生问题,包括道路破烂、水沟阻塞、没有电流供应以及安顿木屋区居民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都是田承凯身为南市市长可以在能力范围之内轻易解决的问题。

田承凯当上南市市长已有4年,这些问题也同样拖了那么久。我们只能说田承凯无能为力,当家不当权。如果这是因为田承凯身兼二职,以致分身乏术,那么田承凯本来就不应该参选。他应该好好把精神集中处理南市的各种民生问题后,才来谈竞选巴都林当区州议席。

民主行动党哥打圣淘沙区候选人张健仁于2006年5月11日(星期四)在古晋所发表的文告


行动党为理由而反对,人联党才是为反对而反对!

人联党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席候选人叶金来日前表示行动党为反对而反对,是不能为选区带来良好发展的,而且有人在朝好办事,可以向政府争取更多的拨款,让人民受惠。

行动党必须指出的就是,是国阵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他们是为了反对‘反对党’而反对。最好的例子就是最近发生的林吉祥在国会提呈动议,虽然得到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拿督沙里尔的赞成,但是国阵的后座议员却为了‘反对反对党的动议而反对’,导致沙里尔最终必须辞职。

因此,到底是谁为了反对而反对?如果国阵的施政是能够造福人民,那么行动党随时全力支持。最好的例子的就是首相上任表示要肃贪。行动党在议会内外全力支持,但是国阵的国州议员,包括砂州的国州议员却从来没有在议会里面赞成行动党配合首相的肃贪动议。槟州首席部长许字根更一度在州议会内表示反对党提出支持首相肃贪动议具有不良意图!

叶金来也表示有人在朝好办事,可以向政府争取更多拨款,让人民受惠,但是人联党却一直不能解释为何在第八大马计划下所拨出的总数6.91亿令吉(用以砂劳越河的管理和环境保护)和1.67亿令吉(防止砂劳越的河流泛滥成灾的拨款)的拨款只用了区区的0.3巴仙(三百万令吉)。

我们认为古晋市的选民必须知道,如果在朝的人联党领袖当时能够善用这笔拨款,那么古晋市的人民就不用白受水灾之苦。

既然人联党的领袖连如何使用联邦拨款都不懂,那么他们又如何为哥打圣淘沙的选民争取更多的拨款,推动地方上的发展,更甭用说要在未来五年之内解决哥打圣淘沙的交通问题?

除此之外,哥打圣淘沙的选民应该揭穿人联党的真面目。古晋市在2003年和2004年农历新年期间发生的大水灾,当时砂州政府表示州政府已经从中国的治水专家研究如何改善古晋的水灾问题,并且已经提呈报告书予中央政府研究批准拨款。

结果一经本人在2005年4月11日在国会的提问,才知道原来中央政府从来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州政府的中国专家治水报告。中央天然资源和环境部政务次长甚至表示我们不用依靠外国的治水专家,因为我们拥有本身的专家。

这些都是铁一般的事实,而不是我们凭空制造的课题。面对我们有理的反对,人联党的指责我们是为反对而反对完全是顾左右而言他,显示他们不敢正面面对我们的问题。

民主行动党砂劳越州署理主席暨吉都隆区候选人周政新于2006年5月11日民都鲁的每日例常记者会上发表声明


“油价上涨,你生气吗?”
“作为产油州,油价照样大起特起,你难道没有意见吗?”

吉都隆区候选人周政新今早在民都鲁市区举行每日例常记者会,呼吁选民投选反对党,确保政府听懂人民的心声、理解人民的痛苦。

周政新也是行动党砂劳越州署理主席。

油价上涨3角或接近20%,意味着人民的钱包马上直接“缩水”20%。

他说,自从2004年3月21日的全国大选以来,砂劳越的汽油价格上涨5次,从RM 1.36至RM1.91,涨幅40%,柴油的涨幅更高达102%。

日期
汽油价格
01.05.2004
RM 1.36
01.10.2004
RM 1.41
05.05.2005
RM 1.51
31.07.2005
RM 1.61
28.02.2006
RM 1.91

人联党和国阵领袖必须回答:油价上涨会带来多少负面的连锁效应?油价上涨会否让人民的生活百上加斤?许多人紧缩腰带,咬紧牙根过日子,政府为何视而不见?政府要调高油价,人联党领袖不敢在国阵内部捍卫人民利益!

油价上涨的影响是深远的。周政新指出,因为油价影响其他日用品和食品的成本,导致通货膨胀,3月份的通货膨胀增加4.8%,是经济风暴以来最高的,结果是人们的荷包进一步缩水。

“人们手上可以用的钱因为油价上涨和通货膨胀而减少了,结果消费的人少了,还能够消费的人也减少消费,生意难做、日子难过、钱流通得慢是目前的情况,最终朝向经济不景。”

周政新说,一切都因为国阵不懂得处理马来西亚的石油财富。

“政府一直声称国际油价上涨而被迫提高油价,然而,国油也在国际油价高涨中盘满钵满。”国油于2004年赚取355亿令吉的盈利,更在2005年史无前例赚取580亿令吉的盈利。

“不要忘记,国油的钱就是马来西亚人的钱。更不要忘记,国油的钱,有三分之一来自砂劳越生产的石油。”

作为石油生产州,砂劳越人民非但无法享受便宜的石油产品,也不曾享受石油带来的财富。“到底谁花了我们的钱?”

如果石油入口国的新加坡能在2006年的预算案中,拨出26亿新元(60亿令吉)给其国内贫民及低入息者,为何马来西亚人民,尤其是砂劳越人,不能从国油的收益中受惠?新加坡自2000年以来,总共拨出106亿7500万新元(240亿令吉)给其人民,而国油却一分钱也没派给人民。

此外,联邦政府的财政支出当中,有25%是来自石油的收入,砂劳越产三分之一的石油,这么算起来,砂劳越至少每年为联邦国库贡献8.3%的收益。

“请问钱去了哪里?为什么我们的生活越过越不好?”

这是2004年全国大选国阵赢得91%议席以来的第一次选举,也是2月28日油价上涨3角以来的第一次选举。周政新呼吁砂劳越选民,掌握手中宝贵的一票,教导国阵政府如何谦虚地治国、如何廉洁沁政。

民主行动党马拉端区州议席候选人陈耔橞律师


我给砂州选民出的选择题:

“到底要选择火箭3女将?还是只投选人联2女将?”

在5月9日的砂州选举提名日,人联党派出两位女将,即杨莉与黄芝盈分别角逐浮罗岸区州议席及马拉端区州议席。反观,民主行动党则派出3位女将,即我本身角逐马拉端区州议席、龚晶晶攻打卢勃区州议席,杨薇讳则攻打朋岭区州议席。

如果人联党宣称派两位女性候选人站出来,这是政治发展的新突破,也是进入21史页的一个新开端。那么,民主行动党在这次州选举派3个女性候选人出战,我们岂不是在人类的发展史上,跨出了一大步呢?

如果人联党重视女性权益,或许今天就不会只派出两位女性候选人参选;如果人联党重视女性的地位,杨莉就不需要等到将近20年,才被圈点为2001年的浮罗岸区州议席候选人。如果人联党要扩大女性的参政权,就不会在最后一分钟派黄芝盈下战马拉端区州议席。

上述种种例子显示人联党根本不重视女性的权益和地位。至今天为止,人联党还未有任何一位女性的国会议员,为砂州人民表达他们的心声;反之,民主行动党却有3位女性国会议员,经常针对有损女性权益的课题发言,要求政府严正关注这些问题,并采取所需的对策。

早在1960至1970年代,民主行动党就派女性候选人在大小选举上阵,并取得不俗的战绩;1999年,民主行动党有3位女性国会议员,即现任副秘书长章瑛、全国宣传秘书郭素沁与社青团副团长冯宝君在同一时间中选,成为党内首3位中选的女性国会议员。

民主行动党一直以来,都非常重视女性的参政权利,并在1972年成立全国妇女组。尽管如此,行动党社青团依然开放让女性自动加入,而在3个副团长职位当中,至少有一个副团长职保留给女性担任。唯有这样,两性才可能享有更公平的政治权利。

为何要有更多女性的人民代议士?原因很简单,就是为女性争取她们应有的权益和地位,要求政府严正关注她们的人身安全。

从2000至2005年,砂州至少有2千885宗涉及女性的罪案;单是2005年,就有111宗女性被强奸的案件、401宗涉及女性的攫夺案,以及9宗受害者为女性的谋杀案。尤其是强奸案,从2003至2005分别有70宗、92宗及111宗。这显示女性安全的问题日益令人担忧。

可是,我们看不到政府究竟有采取何种对策,来应付及遏止类似的案件不断上演,让女性可以享有免于恐惧的工作与生活环境。因此,唯有让更多的反对党女性州议员进入州立法议会,才可以更有效地向政府施压,逼使政府采取迅速的反应和行动。

在这里,我要呼吁所有包括男性与女性在内的砂州选民,全力支持民主行动党所派出的3位女候选人,让她们集体进入砂州立法议会,为女性说出更多的公道话,进而保障砂州每一个家庭成员和谐共处,绝不会受到任何外来的因素所诱惑。

各位姐姐、妹妹、哥哥、弟弟一起来,让我们齐来支持火箭的3女将,并与其他中选的女性议员,共同来打造没有性别歧视的砂州立法议会。

Wednesday, May 10, 2006

Media statement by DAP candidate for Batu Lintang Voon Lee Shan on 10th May 2006 Wednesday in Kuching


Chan Seng Khai should explain how BN can bring development to Kuching when allocations for Sungai Sarawak River Management and Flood Mitigation projects are not fully utilized

Under the Eigth Malaysia Plan, it was approved that RM 691 million be allocated for River Management and Environmental Control of Sungai Sarawak and another RM 167 million is allocated for Sungai Sarawak Flood.

These figures are nice to look on the paper but the sad thing is that from RM 691 million be allocated for River Management and Environmental Control of Sungai Sarawak, only RM1.15 million is used.

As for the Sungai Sarawak Flood Mitigation Projects, only RM 1.951 million is utilized out of an allocation of RM 166.9 million.

Why only 0.3% of the total allocation approved under the 8MP utilized when it is supposed that all the allocation should be fully utilized by the government?

What development is Chan Seng Khai talking about when federal allocations are not even fully utilized?

Chan Seng Khai is the Yang Di-Pertua oleh Majlis Bandaraya Kuching Selatan. During the Chinese New Year in 2003 and 2004, Kuching was flooded, affecting thousands of household. Had the projects approved under the RMK8 been carried out, such flood could have been avoided and many property could have been saved.

Unless and until Chan Seng Khai manage to provide a full and accountable explanation on this, there shall be no reason for the rakyat Batu Lintang to support Chan Seng Khai.

民主行动党哥打圣淘沙候选人张健仁于2006年5月10日(星期三)在古晋所发表的文告


哥打圣淘沙之战不是本人与叶金来的战役,而是本人与州首席部长的战役!

这是因为自我当选古晋市区国会议员以来,我频频通过国会的便利向中央政府询问各种关于砂劳越的问题,虽然当时首长也在场,然而由于州的问题应该在州议会提出,因此古晋市人民应该让所有行动党候选人打入州议会,直接向州政府提出问题。只有这样州政府将不能逃避我们的问题,而必须作出正面回答。

为了避免我在州立法议会提出种种问题,因此国阵将会倾全力阻止我进入州议会。

古晋反对党在州议会已真空了数十年,目前是反对党进入州议会的时候了,以便给予国阵强大的制衡。选民应该在本届选举给火箭一个机会扮演监督制衡的角色。

民主行动党砂劳越古晋市朋岭区候选人杨薇讳于2006年5月10日(星期三)在古晋所发表的文告


华裔代议士人数不多,沈庆辉和人联领袖言论自相矛盾,到底他们是“一个也不能少”还是“一个也无所谓”?

人联党领袖沈庆辉表示朋岭区华社应全力支持人联党候选人,因为人联党“一个也不能少”。叶金来也在昨日发表同样的言论。

他们的言论其实是自相矛盾的。如果人联党果真的是因为华裔大意是人数不多,而发表“一个也不能少”的言论,那么为何人联党和不在其所竞选的19个选区,干脆全部派选华裔候选人上阵,为何还要委派4名非华裔候选人上阵?

在这一次的州选举,人联党一共委派4名非华裔候选人上阵奥巴、文莪、英吉利里和成邦江。其中在英吉利里,原任州议员是卓恒山,此次州选举并没有重新委派上阵,取而代之的是一名非华裔候选人左纳顿克莱。

看来,在华社还没有给予人联党支持以前,人联党自己本身就已经砍掉华裔候选人参选的机会。因此,人联党号召华社给予人联党全力的支持,并且还以“一个也不能少”作为口号是令人质疑其诚心度的。

人联党固然可以委派任何来自各族群的政党上阵。如果人联党不这么做,那么这与人联党的多元种族口号完全不相称。

但是,人联党却口口声声呼吁华社全力支持人联党,因为人联党一个也不能少,这就奇怪了。为何人联党在其所竞选的19个选区干脆全部派选华裔候选人上阵,为何却委派4名非华裔候选人上阵?其中英吉利里区的候选人是非华裔候选人取代华裔候选人,到底人联党是“一个也不能少”,还是“一个也无所谓”?

如果是前者,那么为何人联党成为砂劳越国阵成员党这么久却依然甘心于做老二?人联党表示只有通过人联才能为华社在国阵争取更多的权益,更能保卫华社在州政府的权益。

那么请问人联党能不能够解释当年信誓旦旦夸下海口表示州政府将会拨出19亩土地给四中和二小,但是土地今天在哪里,华社还不知道。古晋市土地辽阔,难道州政府要找出19亩土地也要找这么久吗?

如果是后者,那么到底人联党又如何交待“华社要投给人联”的呼吁呢?人联党又要如何交待“一个也不能少”的言论?

本人建议沈庆辉和人联党领袖应该先理清到底自己在讲什么话,以避免言论前后不一、自相矛盾。

民主行动党砂劳越州署理主席暨吉都隆区候选人周政新于2006年5月10日民都鲁的每日例常记者会上发表声明


行动党的“稳定牌”主张:
修改土地法令、免费自动更新地契


周政新今早在民都鲁市区举行每日例常记者会,重申民主行动党针对地契问题的政策,即修改土地法令、确保所有到期的地契获得免费自动更新。

周政新是行动党砂劳越州署理主席,也是吉都隆区原任议员暨候选人。

他呼吁选民不要受到国阵在选举期间的举行“移交地契表演”而模糊视线。据可靠消息指出,国阵将在投票前几天,举行移交地契给一些地主的演出。

行动党的主张非常明确,即政府一天不修改土地法令,任何行政措施上的“修修补补”,都是没有诚意,并且没有解决套在人民身上的紧箍咒。

曾动议自动更新 不获人联党支持
周政新指出,他于2002 在州议会动议免费自动更新地契,“但是身为州立法议会唯一的反对党议员的悲哀是,人联党或其他国阵议员并不愿意附议这项保障全民生活稳定的动议,最后不获辩论。”

今年4月20日的半天州立法议会会议,周政新提出紧急动议,再次要求辩论地契问题,惟不获议长批准。

公用事业部长拿督阿旺登雅分别于2月9日和28日两次证实,政府没有意愿修改现有土地法令关于地契更新的条款。

免费自动更新地契就是稳定牌
他说,“国阵整天开口闭口谈‘稳定’,修改法令、争取免费自动更新地契就是行动党要带给人民的‘稳定’。”

地契是人民生活稳定的重要基础,没有自动更新的地契,生活就像套上紧箍咒,到时到期就得诚惶诚恐地折腾一番。

地契到期之后,在经济不景、行情不好的情况下,还要担心需要破费缴纳更新税,又要面对政府机构的官僚作业。

如果不正视问题、作出改变,地契危机的影响将是深远和惨痛的。周政新指出,城市地区的商业和工业地更新税,是土地市价的51-75%。城市地区住宅地则是地价的40-60%。

“如果一片价值10万令吉的工业地,地主要付5万至7万5千令吉的更新税,去哪里找那么多钱来更新土地?”

万一地段被国阵政府的“发展政治”点中,一辈子的心血很可能就会付诸东流。

民都鲁共有2745张地契在2010年至2025年之间到期,而全砂共有87188张地契在同时期到期。

周政新呼吁砂劳越选民,向立法议会“发射火箭”,确保有更多维护人民利益,捍卫土地权利,主张修法免费自动更新地契的议员。

民主行动党砂劳越州署理主席暨吉都隆区候选人周政新于2006年5月9日发表文告


教育拨款25亿令吉
周政新问人联党:华教得多少?


周政新质问人联党为华小在第九大马计划的教育拨款当中,到底争取了多少钱?他呼吁人联党不要信口开河。身为执政党的一员,在联邦和州政府都有代表,华教的坎坷命运,人联党责任难逃。

民主行动党砂劳越州署理主席暨吉都隆区候选人周政新指出,教育部长希山慕丁公布联邦政府在未来五年的第九大马计划期间,总共拨款25亿7千万令吉发展砂州教育。

根据Utusan Borneo的报道,各源流学校获得拨款数额如下:
小学教育获得1亿2千120万令吉
中学教育6亿6千190万令吉
完全寄宿学校4千040万令吉
日间寄宿学校5亿3千560万令吉
师训4千450万令吉
教师宿舍9千130万令吉
语文出版局2百万令吉
阿米鲁丁师训学院1亿3千万令吉
体育发展1千370万令吉

周政新表示,人联党曾于2005年信口开河扬言要为华小争取5亿令吉拨款,2006年只得到152万令吉拨款。

“人联党必须回答在拨给小学的1亿2千万令吉当中,有多少是拨给华小?同时,在拨给中学的6亿余令吉拨款当中,多少是拨给国民型中学和独立中学?”

目前民都鲁中华公学分校需要进行400万令吉工程。周政新质问“到底人联党从第九大马计划为中华公学分校争取了多少的拨款?”

选择华文教育,是华裔家长和孩童身为公民的权利。政府不但要尊重公民的权利,而且还要公正地按照公民的意愿分配纳税人的税款。

全马来西亚的华小学生占总数的21.2%,但是,在第九大马计划当中只获得3.6%的拨款。周政新呼吁人联党领袖不要再信口开河。

人联党身为联邦政府和砂劳越政府的成员,如果连这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就算失责。“我希望砂劳越人民选举更多反对党议员,确保国阵理解民意、尊重民意。”

陈耔惠出师表

民主行动党最具潜质又有希望的新女性
马拉端区州议席候选人
陈耔橞律师
出师表

超越团结或分裂 带动民丹莪起飞

2006年5月9日,我第一次代表民主行动党参选,角逐备受朝野政党瞩目的马拉端区州议席。这对我难免构成一定的心理压力。不过,为了民丹莪的乡亲父老,答谢他们一路以来对我的栽培和厚爱,并且共创砂拉越州更美好的未来,我决定以最愉快及沉着的心情,面对任何可能接踵而来的挑战。

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我一直都在民丹莪长大,还在这个地方接受最完整的华文教育。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还有许多和蔼可亲的人物,都是我最熟悉不过的。我爱民丹莪,就如我爱我的父母亲,还有我所敬爱的亲朋戚友。

我能够获得民主行动党委托,寻求人民给予我当选的机会,这是无比荣幸的。因为太过热爱民丹莪,我才选择站出来竞选。就像我的父亲常说的,如果能够的话,他绝不同意让我参与这场选举。但是,我深深觉得如果这次不参选,就可能让民丹莪错失今后起飞的好机会。

身为女性候选人,我认为本身更有责任及义务,为砂州女性争取她们应有的权益,而不是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和剥削。在一个由众多男性议员组成的州立法议会,女性的反对声音即使再怎样微弱,这把声音仍然是最铿强有力,让霸权的国阵领导人难以消受。

面对许多候选人为了在民丹莪争出位而引发的乱局,让我不得不质疑一些领袖要求重归团结的实质意义。如果只为了弥补内耗恶斗的裂痕,而重现最表面的团结假像,选民为何不超越这种团结与分裂之争,选出一个更能带领民丹莪起飞的人民代议士呢?

既然属于道道地地的民丹莪人,我相信自己更有能力扮演这种角色。以我对民丹莪的感同身受,还有清楚掌握这个地方所存在的各种问题,要改善民丹莪人民的生活素质,进而带领民丹莪展翅高飞,我愿与所有支持或不支持我的选民共同努力。

我坦承这是一场没有必胜的战役。所以,对于人联党指称他们必然胜利,我把这个问题交给所有选民来作答。在任何民主的选举中,选民才是最终的裁决者。如果参选政党认为他们必胜,那么又何必要参与这场竞选呢?如果选民能通过对民主的基本认识,在不受诱惑的情况下投选他们心目中最理想的候选人,那么全砂州的人民肯定是最终的胜利者。

在2001年州选举,民主行动党只夺下吉多隆区州议席,国阵则扫完另外61个州议席。在过去5年来,我们看见国阵政府实施许多不公平、不合理、不顾人民感受及不利国家发展的政策,还有贪污与朋党作风把整个体制搞到污烟瘴气,让人民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又不知如何通过国阵的人民代议士,反映他们的问题。

结果,我们只看到民主行动党的周政新,在砂州立法议会坚守自身岗位,监督州政府各个部门的施政效率。奈何,周政新所提出许多重要的动议,却无法获国阵议员予以附和。因此,唯有让更多火箭射进砂州立法议会,才能扮演更有效监督与制衡霸权的功能,进而带动民丹莪乃至整个砂州起飞。

我祈愿这是一场公平的政治选战,让选民得以当家作主,并通过他们手中的一票扭转政局,让民意能够彰显出来。唯有让民丹莪起飞,将能够更快速地带动整个中区的发展,让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版图跨前一大步。

Tuesday, May 09, 2006

砂劳越吉多隆选区提名现场











Chiew posed with his Proposer Philip Chan (left) and Seconder Wong Hie Khong. 周政新与提名人曾华达及附议人黄惠康设在民都鲁发展机构大厦外的提名站合照。










DAP Candidate for N.59 Kidurong Chew Chiu Sing shook hand with his opponent Paul Yong Khing Kee (BN-SUPP), witnessed by the Returning Officer outside Bintulu Development Authority Building.
民主行动党吉都隆区候选人周政新与对手杨景琚在选举官见证下先礼后兵一番。

Sunday, May 07, 2006

行动党砂州12位候选人









黄和联律师 周政新 张健仁律师
Wong Ho Leng Chiew Chiu Sing Chong Cheing Jen
武吉阿瑟 吉多隆 哥打圣淘沙
N45 Bukit Assek N59 Kidurong N12 Kota Sentosa










陈耔木惠律师 杨薇讳律师 龚晶晶
Ting Tze Fui Violet Yong Kung Chin Chin
马拉端 朋岭 卢勃
N40 Meradong N10 Pending N39 Repok










旺赛米 黄培根 卢增国
Wan Saimi David Wong Stephen Lu
惹拔 巴旺阿山 都东
N58 Jepak N47 Bawang Assan N46 Dudong










房保德 陈则敏博士 温利山律师
Fong Pau Teck Dr. Ting Chek Ming Voon Lee Shan
埔奕 柏拉旺 巴都林当
N64 Pujut N48 Pelawan N11 Batu Lintang

最新消息:行动党砂州竞选12议席

在这次的砂劳越州选举,民主行动党将竞逐12个州议席,其中包括派马来候选人角逐民都鲁的惹拔区州议席。

原任吉多隆区州议员周政新将留守这个选区,其毗邻的惹拔区州议席则由旺赛米上阵。旺赛米曾在2001年砂州选举上阵惹拔区,却不敌国阵的候选人。

至于砂州主席黄和联,这次将竞选武吉阿瑟区州议席。他曾在1996年以小刀锯大树的姿态,击败当时的人联党主席兼砂州第一副首席部长黄顺开而当选。

然而,在2001年州选举,他要寻求蝉联这个议席的时候,以875多数票不敌人联党的严建安。

黄和联今早在诗巫召开记者会,对外宣布并介绍行动党在这次州选举,将派出竞选的候选人阵容。

诗巫战情最吃紧

行动党在诗巫竞选的其他议席,包括陈则敏博士竞选柏拉旺区州议席、黄培根竞选巴旺阿山区州议席、卢增国竞选都东区州议席。

陈则敏将对垒吴春神、黄培根对垒人联党诗巫宏愿队队长黄顺舸,而卢增国则与孙春德医生过招。

在民丹莪方面,行动党决定派陈耔惠律师角逐马拉端区州议席,对垒人联党的黄芝盈。这也是本届州选举最具看头的战区之一。

行动党另外还派出两位女候选人,即龚晶晶竞选卢勃区州议席,以及杨薇讳竞选朋岭区州议席。龚晶晶将直接对垒邓伦奇,而杨薇讳则单挑人联党秘书长沈庆辉。

在古晋方面,现任古晋市区国会议员张健仁将竞逐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席,而砂州财政温利山竞选巴都林当区州议席。行动党在美里则派房保德竞选埔奕区州议席。

张健仁将对垒人联党的叶金来、温利山对垒古晋南市市长田承凯;房保德则对垒人联党首次上阵的谢超发。

行动党今早公布砂州候选人阵容

民主行动党将在今早9时,在诗巫宣布参与砂州选举的12个候选人名单。

届时,砂州委员会主席黄和联将召开记者会,逐一宣布并介绍候选人的阵容。

他说,行动党将会竞选的12个选区,包括古晋的哥打圣淘沙、朋岭、巴都林当;诗巫的武吉阿瑟、柏拉旺、巴旺阿山、都东;民丹莪的马拉端;泗里街的卢勃;民都鲁的吉多隆、惹拔;以及美里的埔奕区州议席。

目前身在砂州的《火箭报》采访队伍,将会在第一时间将名单通过《火箭原生报》发布。

敬请所有支持行动党的人士,密切留意我们最新的消息。

Monday, April 24, 2006

砂州选举5月20日投票

砂劳越州立法议会今早宣布解散,并订在5月9日提名、5月20日投票。

砂州首席部长泰益玛目今早8时30分,在古晋机场召开特别记者会。过后,他直接飞往诗巫,主持阿山港大桥开幕及通车仪式。

泰益玛目是在昨天下午3时30分觐见州元首敦阿邦莫哈末,以寻求后者同意解散州立法议会。

虽然砂州议会可以迟至今年11月18日才解散,但泰益玛目却提前半年解散砂州立法议会,以便为第9届砂州选举铺路。

紧接着,选举委员会在召开会议后,今早11时30分宣布将提名日与投票日,分别订在5月9日及20日。这意味竞选期共有11天。

砂州目前共有71个州议席,即比上届州选举增加9个新议席。截至3月24日为止,砂州的合格选民共有89万2千537人,其中1万4千727人为邮寄选民。

在71个州议席当中,土保党将竞逐35个议席、人联党19席、砂劳越人民党9席及民进党8席。

在2001年州选举,民主行动党仅赢得一个议席,而硕果仅存的人民代议士为吉多隆区州议员周政新。

Wednesday, March 22, 2006

行动党40周年党庆和代表大会照片集





行动党40周年党庆和代表大会照片集





行动党40周年党庆和代表大会照片集





行动党40周年党庆和代表大会照片集





行动党40周年党庆和代表大会照片集